• 重庆工商大学人口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
  • Center for Population Development and Policy Research of CTBU
社管学院青年教师半月谈第二期如期举行
作者:人口发展与政策研究中心    点击数:36    发布时间:2019/10/30

1025日,社管学院青年教师半月谈第二期在启智楼1002研讨室如期举行。吴香雪老师和大家分享了尼古拉斯·巴尔(Nicholas Barr)的一篇工作论文《Reforming Pensions:Myths, Truths, and Policy Choices》。尼古拉斯·巴尔是英国伦敦经济学院经济系公共经济学教授、国际著名的福利经济学家、福利国家经济学的主要奠基人、世界知名的社会保障专家。

    吴香雪老师主要和大家分享了两点:

    一是从实物经济的角度来看,索取未来养老金权益的方式是选择现收现付制还是基金积累制的问题是次要的,关键是要选择一种有利于提高未来劳动生产率的养老保险筹资模式。理论上,人们可以运用两种方法且仅有的两种方法来在时间上转移消费:他们可以储存现在的产品;或者他们可能获得未来产品的索取权。在人口老化的情况下,一国的养老社会保险制度无论实行现收现付式还是实行基金式,未来年轻人口实物形态上的养老负担都会越来越重,实行不同的养老保险筹资模式,只不过是未来老年人口向年轻人口索取物质产品(劳务)的方式不同而已,在基金式养老金制度下,老年人口向年轻职工索取物质产品凭借的是其在工作期间进行养老储蓄而积累的货币权利;而在现收现付式养老金制度下,老年人虽然过去没有积累这种分享社会产品的货币权利,但他们可以凭借政府的征税权取得向年轻职工索取物质产品的货币权利,只要未来社会有充足的物质产品供年轻人口和老年人口分享,那么采用什么方式向老年人口提供物质产品的索取权实际上并不重要。

    二是养老金制度会面临的风险与不确定性。两种养老保险财务机制会共同面临一些不确定性,主要包括宏观经济的震荡、人口转变带来的冲击、政治风险,而基金积累制较现收现付制会面临进一步的风险,主要包括管理风险、投资风险以及年金市场风险。

    该文后续研究中提出了养老金改革的先决条件,如果要实行私营的基金积累制,往往会需要更多更严苛的先决条件,但无论如何选择,不存在适合所有国家的最佳养老金制度。养老金的制度设计所追求的是多重目标,它面临的是一系列的约束,包括财政能力和制度能力的约束,还包括一国的历史和政治的约束。关键的变量是有效的政府,这是良好管理养老金的先决条件。如果政府是有效的,那么就有相当大的选择余地。

半月谈第二期副本.jpg